14712749_1792707487668557_1014664207986706358_o.jpg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蛋捲已出生四個月,我現在才有腦袋想要來記錄一下生產的過程,實在有點慢半拍,不過這人生的珍(慘)貴(痛)時刻,還是要趁著有記憶的時候,書寫一下。

 

       我的孕期並不輕鬆,前面四個月在嚴重害喜和不斷出血中戰戰兢兢度過,三十六周時,腰痠水腫氣喘,整個人不舒服到我覺得我立刻就要生了,於是摸著肚子跟小蛋捲商量,希望他再多住兩周,住到醫生伯伯覺得OK了,所有功能都長好了再出來。沒想到這一商量,小蛋捲同意了,而且越住越開心,三十八周之後醫生宣布隨時可以生,但我卻一天比一天舒服穩定,小孩完全不想出來啦。

       預產期在端午節前三天,回去產檢時醫生也笑著搖頭,說蛋捲應該想要吃了粽子再出來吧!還好判斷胎盤還算健康沒有鈣化,也就決定順著蛋捲的意思讓他多住幾天……再來催生。

 

        催生當天,我們還在家裡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,洗個頭洗個澡,近中午了才悠閒地晃進醫院報到(心裡其實一點也不悠閒,是一種強作鎮靜的狀態),沒想到吃了粽子才願意出來的寶寶有一卡車,當天待產室爆滿,我們好運的得到了最後一個待產床位,下一號報到的孕婦就要在走廊待產了。

 

         躺在待產室的床上,我有點緊張,光先生有點興奮,買了一大堆食物坐在旁邊嗑了起來(不是才剛吃過豐盛早餐!?),大約一點,醫生來了,幫我內診並且塞催生藥,這是生產第一痛,痛得我眼淚都飆出來了,內診真不是蓋的,就是整隻手進到產道裡去轉一轉挖一挖,有一種肚子快要被戳破的感覺,只能張開嘴巴閉上眼睛秉住呼吸的硬是忍耐過去,然後,就落紅了。

 

         接下來是漫長的等待,產程進行得很慢,肚子就只是像是MC要來的悶痛,除了隔幾個小時護理師會再來進行內診(抖),我其實就是在微微不舒服中昏睡又醒來再昏睡。直到晚上九點,我醒過來,發現肚子的悶痛變得比較嚴重,又想起報到時護理師有交代,無痛分娩要在晚上八點半以前申請,神智稍微清醒一點就趕快叫光先生去申請無痛 ,護理師一開始還沒好氣的說時間已過沒辦法了,我應該是極度害怕會因生產而痛死,竟然斗膽嗆護理師”那我們半夜才要生的就痛死活該嗎?”還叫老公再去問其他護理人員,後來她終於願意幫我們聯絡麻醉科,十分鐘後麻醉科醫師就到了,很仔細地跟光先生說明整個無痛的施作方式以及效果,然後一針從脊椎打下去(相信我,一點都不痛,只有一點悶脹感)一陣涼涼的感覺從脊椎沿雙腳而下,我原本痛到已經縮成蝦子狀的身體,就可以伸直了,真的是瞬間就解除了我的痛苦。無痛分娩真好神奇啊,而且之後的內診,也不再痛不可遏,所以如果再有下次,即使你跟我說這針要從腳趾頭扎進去,我也一定要打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未完待續...................

      

 

13119816_1161550600523397_2376033557410804111_o.jpg

三十六周的大肚子, 腳已經有點水腫了

13433299_1183092928369164_3019907874723993935_o.jpg

催生前的晚餐,特地點了一客大牛排,幫自己加油打氣一下

, ,
創作者介紹

Julia的慢活練習本

JuliAd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