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2054.JPG

      打了無痛分娩之後,待產進入天堂階段,我很舒服很放鬆,可以吃點東西聊聊天,然後就慢慢睡去。光先生比較辛苦,因為這時已進入深夜,我才開四指,看來產程還很久,他想好好睡個覺,但待產室只有一張鐵椅子放在我床的旁邊,他只能坐著閉目養神。

      待產室是戰場,整夜不停地有此起彼落的聲音,產婦哀嚎的聲音,罵老公的聲音(快要生時真的無法好好跟人說話,好多陪產的老公被呼來喝去),護理師幫產婦加油鼓勵的聲音,通知要進產房的聲音,夜班護理師紓壓聊天的說笑聲……而每個產婦只有分到一個床位,彼此中間僅用簾子隔開,所有的動靜都清清楚楚。即使打了無痛,我也只能斷斷續續地睡著。

 

      早上六點多,我的產檢翁醫師來巡視,他說:快了快了,你快生了。我又斗膽的問他:你確定喔?前額葉很明顯已經快要不受控。翁醫師回:中午以前啦!然後醫師把我的的麻藥加滿,說:快生了先休息一下吧!就這樣,我又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。九點,無痛的麻藥似乎又開始藥效漸退,肚子痛得越來越厲害,是像經痛沒有錯,但是是非常劇烈的經痛,是一種肚子快要炸開,異形要衝出身體的感覺,一陣一陣,我喊叫護理師再來幫我加麻藥,但是沒有人願意,他們說只有醫生可以加麻藥,我大喊”那就叫醫師來!”然後捶打光先生叫他立刻去找到翁醫師,我的前額葉至此已完全失控,之後就是不斷的胡言亂語、喊叫,電影裡演的異形衝出身體前的痛苦和扭曲,都是真的!!

 

     醫師一直沒有出現,後來我懂了,因為麻藥此時已無效,寶寶進入產道後就是爆痛的開始(註),而我又只開到八九指,還未到推進產房的時間,但我一直狂喊我不要生了,我要剖腹,到底還要等多久,我到底開幾指了…..布拉布拉…整個人還一直從床上彈起,我想整間待產室的人都知道這位產婦要(快)生(瘋)了吧,哈哈。

 

     後來是一位超有經驗的護理師(大心),握著我的手,不斷地跟我說話,還跟我分享他自己生了4000克寶寶的過程,轉移我的注意力,教我深呼吸放鬆(拉梅茲和光先生此時都是廢掉的,完全用不上),才讓我稍稍冷靜緩和下來。

 

     十一點,翁醫師終於神奇地出現了,檢查了一下產道,宣布:寶寶的頭剛剛好可以通過產道,但不要等全開了,你需要幫忙,推進產房吧。歐耶,我終於可以進去生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未完待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 

註:打無痛分娩時, 麻醉科醫師有解釋, 他們只減緩子宮收縮的痛, 當寶寶進入產道之後,為了怕產婦因為不痛而不知到要怎麼用力,反而延長產程,所以他們不處理產道的痛

       而痛的感覺是比較級,所以前面避掉了宮縮的痛,等到產道痛時,產婦的感受是突然飆升的,會比不打無痛,從宮縮開始慢慢增強的感覺更強烈,這也就是為何我會爆痛到崩潰

       不過即使如此,我還是覺得打無痛很值得,因為他幫我爭取了好多可以放鬆休息的時間,到真的要生產時,我才有力量在短短的時間就把寶寶生出~

 

IMG_1957.JPG

月子中放在窗邊曬太陽的小蛋捲, 後來黃疸指數真的就一天天降下來了

DSC09612.JPG

剛剛滿月的小蛋捲~~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Julia的慢活練習本

JuliAd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