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47419_1507995986139710_6860883015562773875_o.jpg

         肚子裡的小湯圓,在第五周時超音波照到囊胚,但寶醫師嘴裡嘟囔:卵黃囊有點小。神經質的我不敢多問,但在心裡就埋下了陰影。第六周照到心跳,心跳數每分鐘92下,上網google一下就知道,對於初期的胚胎來說,這個心跳數太低了,一個正常的胚胎心跳數應該要超過一百,一百四以上才是更穩當的。我很慌張,但又不想自己嚇自己,畢竟小湯圓現在還好好的在我肚子裡,所以接下來的一周,我就不斷地上網想要找到心跳低於一百卻最終成功長大的例子(是真的有,但這就是奇蹟)來安慰自己,也稍微分散非常焦慮的注意力,簡直都要強迫症了。

        第七周,超音波師宣布他照不到心跳,寶醫師親自幫我再照一次,安慰我說:照到了,但很微弱,我們再等等。第八周,確定胚胎萎縮,寶醫師開給我流產塞劑,讓我回家自己塞藥讓胚胎流出。可能因為有前面一步一步的壞消息,我其實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所以拿藥回家那天,我沒有太多的傷心和驚嚇,反而有種放下一顆大石的輕鬆感,我慢慢地晃去坐車,還在轉運站的地下街買了一個小蛋糕,慰勞一下自己這些日子來的辛苦和疲憊。

 

        回家之後,光先生買了熱騰騰的晚餐等著我,我先飽食一頓,吃了甜點,還用電子鍋先煮上一鍋白粥(我也不知為何覺得自己會想吃粥)。晚上九點才走進浴室去塞藥,之後我就坐在沙發上,看著電視,等待著身體的反應。約莫十一點開始,肚子越來越痛越來越痛,我試著躺下來但是完全睡不著,劇烈的宮縮大概五分鐘會有一陣,我一直跑廁所蹲馬桶,血量都只有一點點,然後回到客廳坐下來抱著肚子看電視,很累很餓的時候就吃一碗白粥,一邊吃還一邊看著時鐘希望時間可以過快一點,這樣的模式迴圈大概七次。我等到天亮聽見雞鳴,想著原來現在生活在都市還是可以聽見雞叫的啊。

 

        清晨七點,當我再度跑進廁所蹲馬桶時,肚子突然一陣痙攣痠痛,然後就排出了巨大的血塊,整個人頓時輕鬆大半,我站起轉身沖水,在心裡跟我的小湯圓,道別。

  

        光先生一夜好眠到八點起床,走到客廳看見我,一臉吃驚地問:你還好嗎?

        恩恩,很好啊,都過去了。我回答。

 

         之後就是訂了小產餐,把身體慢慢養好,默默地在心裡跟自己說:我要把孩子生回來。

12419128_1683733051899335_2116619247243294131_o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Julia的慢活練習本

JuliAd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